一粒貢米的自述:太難了!冬天淮河擱淺,夏天黃河翻船

2020-04-21 17:52:42 作者: 一粒貢米的自

一粒貢米的自述:太難了!冬天淮河擱淺,夏天黃河翻船

唐宋兩朝是我國造船發展的第二個高峰,在此期間國家相對穩定,經濟繁榮,唐朝更是繼強漢之后久違的盛世王朝,這些都給造船業的快速發展提供了良好的環境。

魏晉南北朝時期戰亂仍頻,因此船舶技術的進步更多應用在戰船之上,如樓船、車輪舟,到了強盛的唐朝,船舶的技術發展就更多體現在與民生息息相關的民用船舶上,如漕運糧船,航海遠洋船隊。關于唐朝船舶的發展面貌,小編將會分為內河航運與海上交通兩個部分分享給讀者。

內河航運與江河船舶

唐朝內河航運,以汴渠(通濟渠)和長江干支流為主道。由蜀中沿江而下到揚州,或由交州、廣州經湘江、贛水進長江達揚州,再經汴渠進入黃河,入渭河至長安。甚至經由永濟渠還可以到達清河(河北)和幽州。以揚州為中心,形成了通江達海的全國水運網。

唐代漕運圖

武德七年,統治者頒布了均田令和租庸調法。租,就是每個成年男子要向官府繳納實物地租粟2石;庸,是每個農民每年向官府無償地服勞役20天,若不服役,準許每天納絹3尺或布3尺7寸5分抵免;調,就是根據土地里栽種的作物,每年繳納絹(或綾)2丈、綿3兩。租庸調制符合當時社會經濟的發展要求,也因此促使產生了唐初社會經濟的繁榮景象,同時不可避免地使內河航運承擔了繁重的任務。這一時期“國用漸廣,漕運數倍于前”。

開元二十二年,兼任江淮、河南轉運使的裴耀卿,詳細考察分析了南北漕運的問題所在:江南人口眾多,其所繳納稅賦是國庫的重要來源。每年需要被運往首都的租庸調等物品,在正月二月間乘船啟程,到揚州進入運河的斗門,但是在此時,船只會因為運河水尚淺而無法航行。一直等到四月份以后才能順利渡過淮河進入汴河,又不巧的是,此時又屬于汴河枯水季,加上搬運貨物與停留的時間,直到六七月份才能到達黃河。更不巧的是,這時又逢黃河水漲而不適于航運,又得停一兩月等待水勢減弱才能航行。這一路走走停停,停停走走,人工費花費不少不說,糧食受潮變質也是難以避免的現象,因此當時的漕運看起來似乎便利快捷,實際上也有不少的問題。

淮水牧鵝圖

為了解決這一問題,裴耀卿提出了實行分段運轉法,也就是在上述被迫停留的節點設置糧倉,化直接運輸為分段運輸,不再由一只船將糧食從頭運到尾,改用接力的方式運糧,水深則用大船,水淺則用小船,水況實在不宜航行時就暫時屯糧于糧倉中等待。國家實行了三年這樣的辦法,成功運輸糧食七百萬石,各種省船費人工費三十萬貫。

安史之亂

天寶年間發生的安史之亂,歷時七年多終于宣告結束,當時的汴水水運早已宣告停止多時,戰火與百姓相隨,生民流離失所,衣食沒有著落,“關中米斗千錢”。廣德二年,劉晏任河南、江淮轉運使,開始疏浚汴水,整頓汴水水運,更針對汴水的水文,建造了“歇艎支江船”運糧。這種船每一只船可以裝一千斛糧,編制為一船千斛、十船一綱、每綱300人篙工50人。除此之外,因為黃河急流難渡,特別是駛上三門峽難之又難,劉晏建造了“上門填闕船”用來渡過險水。

為了充分進行漕運活動,兩種船都建造數千艘。劉晏此后完善了裴耀卿的分段運轉法,制訂了漕運的定制——“江船不入汴,汴船不入河,河船不入渭;江南之運積揚州,汴河之運積河陰,河船之運積渭口,渭船之運入太倉”。對于漕運的發展,劉晏的貢獻無疑是巨大的,“唐世推漕運之能者,推晏為首,后來皆遵其法度”。

劉晏介紹圖

在內河航運較為發達的唐代,在黃河有“上門填闕船”,在黃河與長江之間有適宜于汴水的“歇艎支江船”,而航行于長江的則有大型船舶“俞大娘船”。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頁 尾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