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古美文《恨賦》:語言洗練精美,意境哀恨綿綿,令人扼腕長嘆

2020-04-21 17:49:49 作者: 千古美文《恨

《恨賦》是南朝文學家江淹的代表作。文章刻畫了從得志皇帝到失意士人的諸多哀傷怨恨,以此說明人人有遺憾,遺憾各不相同的普遍現象。全賦洗練峻潔,無一冗詞,音律和諧,語言精美,意境哀恨綿綿,令人扼腕長嘆。

試望平原,蔓草縈骨,拱木斂魂。人生到此,天道寧論?于是仆本恨人,心驚不已。直念古者,伏恨而死。

試望茫茫平原,蔓生的野草縈繞著堆堆白骨,合圍粗的樹木聚集了無數幽魂。人生到此境地,天命何須再論!我本抱憾懷恨,對此更覺心驚,遙想多少古人,無不飲恨殞命。

至如秦帝按劍,諸侯西馳。削平天下,同文共規,華山為城,紫淵為池。雄圖既溢,武力未畢。方架黿鼉以為梁,巡海右以送日。一旦魂斷,宮車晚出。

比如秦始皇手按長劍,諸侯紛紛西奔歸降;掃平天下群雄,統一文字規章。以險峻的華山作為城墻,以浩瀚的紫淵作為城濠。雄心勃勃的謀劃既已擴張,耀武揚威的念頭便不會終止。將要在東方架起黿鼉作為橋梁,又要到西方巡視大地目送落日。豈料一朝魂斷身亡,喪車出宮一派凄涼。

若乃趙王既虜,遷于房陵。薄暮心動,昧旦神興。別艷姬與美女,喪金輿及玉乘。置酒欲飲,悲來填膺。千秋萬歲,為怨難勝。

又如趙王國滅被虜,流放到偏僻的房陵;每到黃昏便心中驚悸,即使清晨也神思不寧。離別了艷麗嬌媚的嬪妃,喪失了鑲金嵌玉的車乘。安排下酒肴舉杯欲飲,悲哀涌起填滿了胸中。即使千秋萬代撒手長辭,這樣的怨恨也難消盡。

至如李君降北,名辱身冤。拔劍擊柱,吊影慚魂。情往上郡,心留雁門。裂帛系書,誓還漢恩。朝露溘至,握手何言?

至于李陵投降匈奴,身敗名裂負屈含冤,拔劍擊柱無比痛苦,形影相吊自愧自慚。深情向往上郡邊塞,衷心留戀雁門雄關。本想裂帛寫信系在雁足,誓要報答漢朝的恩德。怎奈人生猶如朝露一般短暫,握手訣別終究無話可談。

若夫明妃去時,仰天太息。紫臺稍遠,關山無極。搖風忽起,白日西匿。隴雁少飛,代云寡色。望君王兮何期?終蕪絕兮異域。

像那昭君辭別漢宮之時,惟有仰首朝天深深嘆息。身后的漢宮漸漸遠逝,眼前的關山沒有終極。風暴忽然盤旋而起,白日已在西邊沉匿。隴上少見大雁南飛,代州愁云慘淡無色。盼望君王啊相見無期,只有老死在荒遠的異域。

至乃敬通見抵,罷歸田里。閉關卻掃,塞門不仕。左對孺人,顧弄稚子。脫略公卿,跌宕文史。 赍志沒地,長懷無已。

還有馮衍遭受排斥,罷官回歸田園故里。閉門謝客無心灑掃庭除,杜絕往來不再求取官職。左邊陪伴老妻,右邊照看幼子。傲視王公貴族,恣意激揚文史。胸懷大志埋沒地下,長懷遺限永無休止。

及夫中散下獄,神氣激揚。濁醪夕引,素琴晨張。秋日蕭索,浮云無光。郁青霞之奇意,入修夜之不旸。

再有嵇康被誣入獄,神情激憤意氣難平。飲濁酒于黃昏,奏素琴于清晨。秋日蕭條冷落,浮云暗淡陰沉。空懷青霞一般的高志,卻身陷長夜不見光明。

或有孤臣危涕,孽子墜心。遷客海上,流戍隴陰,此人但聞悲風汩起,血下沾衿。亦復含酸茹嘆,銷落湮沉。

或有孤立無助的臣子黯然下淚,出身低微的庶子心中驚懼,貶謫遷徙的官員面對大海,流放戍邊的罪人身在隴北。這些人只要聽到凄厲的風聲迅疾響起,就會血淚交流沾濕衣襟。他們也是飽嘗辛酸充滿或有孤立無助的臣子黯然下淚,出身低微的庶子心中驚懼,貶謫遷徙的官員面對大海,流放戍邊的罪人身在隴北。這些人只要聽到凄厲的風聲迅疾響起,就會血淚交流沾濕衣襟。他們也是飽嘗辛酸充滿哀嘆,最終消散湮滅無蹤無影。

若乃騎疊跡,車屯軌,黃塵匝地,歌吹四起。無不煙斷火絕,閉骨泉里。

再如那富貴人家馬匹眾多,車輛成行,出門時卷起黃塵彌漫大地,歌聲樂聲四下響起。也全都如同灰飛煙滅,只有枯骨深埋黃泉之下。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頁 尾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