存誠堂:一屋三進士

2020-04-21 17:09:22 作者: 存誠堂:一屋

存誠堂是明清時期偶園中的一座古體建筑,這一屋居住過馮子履、馮琦、馮溥三位進士,其中兩位曾任一品大員,是國之棟梁。存誠堂是馮子履、馮琦、馮溥三人的故居,是青州不可多得的文化資源,是重要的歷史文物。

馮子履故居

說到馮子履故居的來歷,還要先從其父馮惟重說起。馮惟重,字汝威,號芹泉,自幼學習刻苦,明嘉靖十七年(1538年),35歲時同五弟馮惟訥一起考中進士,擔任京官,為行人司行人(正八品),嘉靖十八年(1539年),明世宗朱厚熄巡安陸、湖南、湘水、衡山等地,馮惟重冒暑以行,至廬州(今安徽省廬江縣)時,發于背,只得臥床診治。友人探視見其病危,勸道“人怕無名,病怕有名,先生之病甚危,不如立即回返,讓親人請名醫診治……”。馮惟重之病屬“搭背瘡”,屬不治之癥,但他還強持病體,后終于死于途中,是日為嘉靖十八年(1539年)農歷十月十八日,年僅36歲。直到臘月十九日,長兄馮惟健才聞其弟馮惟重病故,便親赴廬州為二弟治喪。次年二月十九日馮惟重尸骨回家,七弟馮惟直因悲慟過度,猝發病不治身亡,年僅24歲。馮家之不幸,身為操持馮家家務的馮惟健也十分悲痛,為照顧好馮惟重去世前不足百日的兒子馮子履,馮惟健決定請風水先生看一位好宅基,讓馮子履母子二人居住。于是就選定了離馮氏學堂不遠的存誠堂地,建住宅一處,讓馮子履母子居住。這在當時馮氏大家族中,能住獨門獨院的,還是第一戶。馮子履從一周歲起就住在存誠堂,除在外當官外,一直在存誠堂居住,所以存誠堂就是他的故居,存誠堂就是馮子履的家。

馮子履(正三品、1539-1596年)字禮甫,號仰芹,生于嘉靖十八年閏七月十八日,生母蔣氏。其父馮惟重病喪廬州時,他出生不足百日,弱冠能文,嘉靖二十九年(1552年)13歲即為郡諸生,嘉靖三十四年(1557年)18歲為廩生,嘉靖四十五年(1567年)28歲中舉,隆慶二年(1568年)29歲中進士,授官直隸(河北)固安縣知縣(正七品)。隆慶五年(1571年)32歲擢兵部車駕司主事(正六品),萬歷二年(1574年)35歲擢山西察司僉事(正五品)治大同,萬歷三年(1575年)36歲升任山西布政司參議(從四品),萬歷四年(1576年)37歲又升任山西按察司副使(正四品),萬歷六年(1578年)39歲,辭官歸鄉。歸鄉之后,常課小兒讀書,又常與摯友飲酒對弈。萬歷二十四年(1596年)5月,堂弟馮子咸(惟健之子)去世,子履自益都至冶源為子咸治喪,哭之甚哀,回益都就抑郁得病。病危時,給時任禮部右侍郎的長子馮琦送信,馮琦得信后即上疏請假,皇帝推恩,封子履為通議大夫,禮部右侍郎(正三品),兼翰林院侍讀學士,并命馮琦給驛以歸。馮琦歸家后,拿出皇上的贈封詔書,子履惟額首相慶而已,三天后,萬歷二十四年丙申八月十八日,馮子履便溘然長逝,享年58歲。

馮子履一生,功成名就,廣受贊揚。馮子履中進士后,即伏闕上書,申述其母蔣氏守節30年,苦心教子之德行。皇帝親降御旨,旌表其閭,人以為榮。子履任官固安,深知地近京師,朝中權貴們多有瓜葛牽連,所以一遇案情,即從速判決,不予款請之機,這就使行案無留牘,庭無留訟,曲直皆行其平。這樣,鄰縣若遇大案,上峰亦多令移來固安審理,子履則深得政聲。工作之閑,子履則親課諸生員,葺城池、修學宮。上任經年,百廢俱興。固安縣歷來土匪盛行,修文而尚武的子履藉青壯的牙兵,親自馴其騎射,后一舉捕得為匪者300余人,然后快速審理,一月盡誅,雖不免殘酷,但此舉過后,境內晏然。

治大同時,大同正逢饑荒,子履開倉賑濟,預給軍士月餉,商賈從外地販糧來者,厚賞其值,軍民得安。大同北與韃靼接壤,韃靼與瓦刺皆是蒙元后裔,素習游牧騎射,不時侵擾明國邊界,其酋又反復無常,貪得無厭,當年明英宗朱祁鎮都曾被擄去番邦。后來明朝一直實行懷柔政策,番酋得寸進尺,邊塞難得安寧。在大同以北80里的長城下,有地名曰得勝口,為南北貿易集市,韃靼常派兵侵擾。子履到任后,在得勝口申明約束,布威信、明賞罰、嚴邊防。有韃靼頭目把汗那吉者,自恃善射有力,聞聽馮子履尚武,便提出與子履比賽射箭,并以衣馬為財資。馮子履笑對翻譯說:“那把汗那吉以為我是文官,不相信我會騎射,這回得先與他智斗”。原來,子履早有計算:北番的箭矢比明軍的重許多,射出雖有力,但射程短。比賽時,子履便讓人暗將箭靶挪出百步之外,子履連發連中,把汗那吉卻射不到。這樣,把汗那吉把衣物鞍馬全輸掉了。軍民皆歡,把汗那吉十分尷尬。子履本意是想達到和好之目的,就命人再把箭靶抬近一些,再比,結果,把汗那吉全中,子履就把所有物品還給,把汗那吉大喜挽回了面子,叩謝而去。從此,番邦深懼子履,再也不敢邊疆鬧事了。

 1/6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下一頁 尾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