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廷玉從不挨批的秘訣是什么:清代文臣張廷玉

2020-04-21 17:44:33 作者: 張廷玉從不挨

  終雍正一朝,始終受寵而從未挨批的漢臣唯張廷玉一人。《嘯亭雜錄》記一事,說雍正五年五月時,張廷玉偶有小疾,請了幾天病假。數日后,雍正對近侍們說:“我這幾天連日臂痛,你們可知道?”眾人驚問其故。雍正說:“大學士張廷玉患病,此人如朕手臂,豈能不臂痛?”仔細推敲,雍正如是說亦非矯情,一則其勤政過度,二則彰顯了張廷玉的重要性。試想,有張廷玉在旁輔佐尚且勞累,沒有張廷玉豈有不臂痛之理?

  張廷玉,字衡臣,安徽桐城人,其父張英為康熙朝名臣,后累官至文華殿大學士兼禮部尚書。桐城張家世代詩書,為當地望族。據《桐城縣志》載,張英京中為官時,其老家人因與鄰居吳家爭宅基地而飛書京城,讓他給地方官打個招呼,“擺平”吳家。張英收信后,只回了一首詩:“一紙書來只為墻,讓他三尺又何妨!長城萬里今猶在,不見當年秦始皇。”家人見后大為羞愧,遂主動退讓三尺,鄰居吳家亦深受感動,也退地三尺,“六尺巷”之典故,即由此出。

  張英詞臣出身,康熙十六年設立南書房時,張為首批入值者,后為方便其來往,康熙特在西安門內賜給宅第,這也是漢臣入居禁城之始。張英為人平和,辦事勤勉,康熙說他“始終敬慎,有古大臣風”,每幸南苑及巡行四方,張英必隨侍左右,朝中制誥亦多出其手。為官三十余年后,張英以老病求歸,康熙特在暢春園為之賜宴送行。此后,張英于老家去世,謚“文端”。

  張英共六個兒子,其中有四子登科,長子張廷瓚為詹事府詹事;次子張廷玉;三子張廷璐官至禮部侍郎;五子張廷瑑為雍正元年進士,后任工部侍郎、禮部侍郎等。張家六子中,以張廷玉最為顯貴,其于康熙三十九年中進士,后歷任翰林院檢討、冼馬、侍講學士、內閣學士、刑部侍郎、吏部侍郎等職,功業直追其父。

  雍正登基后,見張廷玉在群臣中“氣度端凝,應對明晰”,認為其人才可用,隨即將之擢升為禮部尚書,參與機密。雍正二年,張廷玉轉任戶部尚書,同時兼翰林院掌院學士、國史館總裁;雍正四年,晉文淵閣大學士并充康熙實錄總裁官;雍正六年,轉保和殿大學士兼吏部尚書,同年作為首批大臣入值軍機處。據其自訂年譜,是年吏部尚書事務無人管理,雍正特召其面諭曰:“銓政最關緊要,必得公正無私,朕所深信之大臣,始可委任。汝職掌繁多,日無寧晷,朕本不忍再以銓部之事累汝,但再四思維,無有出汝右者,汝第總領大綱,不必躬親細事,即偶有忽略處,朕皆原諒,不汝督也。”其重視與信任程度可知。

  張廷玉的仕途平順也不是沒有原因,一則其父在清廷高層多年,康熙難免對其子有所照顧;二則張英歷經宦海數十年,平日里言傳身教,張廷玉對各種為官之道自不陌生;三則張廷玉本身才華過人,文筆好,記性好,非常人可比。據其自述,“凡有詔旨,則命廷玉入內,口授大意,或于御前伏地以書,或隔簾授幾,稿就即呈御覽,每日不下十數次”。《嘯亭雜錄》中也說,張廷玉輔相兩朝幾二十余年,一時大臣皆出后進。其上年紀后,仍精神矍鑠,裁擬諭旨,文采贍備,凡其所平章政事及召對諸語,歸家時燈下蠅頭書于秘冊,不遺一字。有時雍正偶然問起各部院大臣及司員胥吏的情況,張廷玉即縷陳其名姓籍貫及其科目先后,從無錯誤。至八十歲后,某次書寫顛倒一語,即擲筆嘆曰:“精力竭矣!”如此辦事能力,如此“活檔案庫”,雍正帝不由贊嘆:“爾一日所辦,在他人十日所不能也。”

  張廷玉不僅能力強,而且人品官風極佳,同僚一致公認他為人淡泊寧靜,氣質和平。為官期間,張廷玉不輕易幫人說話,也極少介入人事糾紛,其名言是:“予在仕途久,每見升遷罷斥,眾必驚相告曰:此中必有緣故。余笑曰:天下事,安得有許多緣故?”更難得的是,張廷玉位處中樞數十年而很少交結外官,幾“無一字與督撫外吏接”。平日里,張廷玉也無聲色之嗜,辦事唯出公心,從來也不曾受過貪瀆的指控。他做主考官時,有人想通關節而以微詞試探,其以詩做答:“簾前月色明如晝,休作人間幕夜看”;其長期處機要之地,而“門無竿牘,饋禮有價值百金者輒卻之。”

 1/4    1 2 3 4 下一頁 尾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