蕭紅掐死扔掉自己的孩子?蕭紅的孩子怎么死的

2020-04-21 17:22:22 作者: 蕭紅掐死扔掉

  在當下大陸主流的中國現代文學史中,魯、郭、茅、巴、老、曹,包括冰心、丁玲等人,都是重要作家,都有大篇幅的介紹,甚至辟專章論述。因夏志清的推介,張愛玲、錢鐘書等人也逐漸進入文學研究者的視野。但蕭紅似乎至今仍沒有被列為經典作家,沒有被學術界普遍認可。為何蕭紅曾經被文學史冷落?如何恰當評價蕭紅的文學史地位?

  林賢治:

  魯迅的批評未必正確

  主流文學史把蕭紅當成抗戰作家,《生死場》是其代表作,如果從這個角度看,蕭紅對人性的表現,對土地的熱愛,這些就全部轉移到民族斗爭上了,她對人性、人類性的表現深度就消失了。這是蕭紅對文學的理解,她提出跟人類的愚昧作斗爭,這是她的文學觀。

  我認為《生死場》其實主要不是寫抗日,她還寫了那個地方的人,和動物一樣生、一樣死,有一個原始的、基本的、關于生存境遇和生存權利的問題在那里。蕭紅對農村生活的認識,在某一方面有著非常深入、獨到的地方。魯迅曾經婉轉地批評她在人物描寫方面較弱,但是,試想,就《生死場》而言,她筆下的人跟動物一樣,如果連生存的能力都不具備的時候,跟動物一樣,又能有什么個性呢?她寫農民跟動物一樣,吃喝、勞作、配偶、生殖,“忙著生、忙著死”,這是動物的生活,是完全自然主義的,又談何人物性格呢?

  蕭紅寫出了人類的命運,具體地說是農民的命運,他們連最起碼在生存線上的權利都沒有,我認為這是她高出一般作家的地方。跟一般左翼作家不同的是,這里不只是階級論,還有文化學、人類學的視點。在《生死場》中,她自顧自地寫詩,旁若無人地歌唱,那是哀歌、挽歌,長歌當哭;她并不考慮什么“小說作法”。要理解蕭紅的文學價值,首先應該看到,她是怎么理解生活和表現生活的。

  章海寧:

  曾經被夏志清忽略

  從某種角度來說,蕭紅的情況跟張愛玲差不多,都是出口轉內銷的。張愛玲的文字是因為夏志清的研究和大力推薦,我們才得以認識其價值;蕭紅則是葛浩文寫了關于她的博士論文,在香港出版了蕭紅的傳記,大陸才開始研究蕭紅。1980年代,盡管在主流媒體上蕭紅很熱鬧,但很少人認同葛浩文對蕭紅文學價值的判斷。之所以張愛玲的成就比蕭紅高,是因為夏志清在世界漢學史上有著重要位置,葛浩文后來更多轉做翻譯,沒有更多地從事文學批評。夏志清在臺灣和香港的影響非常大,導致張愛玲在臺灣與香港的影響也非常大。而蕭紅在夏志清的文學史敘述中是被忽略的,他后來多次表示喜歡蕭紅的文字,說蕭紅的文字一點也不比張愛玲的差,也說《呼蘭河傳》是中國現代文學最優秀的小說等。

  一部分批評者認為,蕭紅是非常優秀的經典作家,但在另一部分文學史敘述中,蕭紅又被邊緣化,她經常被放到東北作家群當中,面目是模糊的。另外,我們又經常把蕭紅放到一群女性作家中,比如民國四大才女,這也使得蕭紅沒有自己的面目,她被抽象成一個概念化的女作家,而不是一個個性化的作家。

  過去我們提蕭紅,是因為研究魯迅時發現他和蕭紅有割裂不開的聯系,或者是我們讀到蕭軍寫的某本書,蕭紅在他的敘述中被提到,我們才對她感興趣。蕭紅就經常這樣被置換著出現在不同的話語背景下,她作為一名獨立的、個性化的作家,缺少獨立的話語背景,在我們主流的批評話語中出現得比較少,甚至不盡如人意。

  章海寧:

  是更接近文學本質的作家

  五四時期蕭紅顯然受到了左翼作家影響,但她并沒有加入“左聯”的組織,在政治傾向上,較少受到“左聯”的影響。到了后期,她的左翼創作傾向有了變化,不僅關注弱勢群體,還關注整個人類,她并沒有把寫作對象局限在弱勢群體上。她的作品更關注人的復雜的情感和精神生活。

  蕭紅的作品呈現出一種詩化的傾向,這種詩意的表達,詩化的小說,在抗戰全面爆發以后,是被隔斷的。但是因為她的寫作,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,否則這種美文的文學傳統,詩意的小說,就斷裂了。蕭紅之前有沈從文,蕭紅之后有汪曾祺一系列的作家,她正好是在中間位置。她對傳統的批判、個性化的表達,其實是更接近文學本質的作家。

 1/4    1 2 3 4 下一頁 尾頁